「我也不知道,人生为什麽这麽没味道……」能一家人坐下围炉,是最幸福的事。不过,你可知道在偏乡中,有一群老爷爷、老奶奶,在冷飕飕的除夕夜,竟然只能自己一个人吃年夜饭度过吗?一组照片,道出他们最无奈的晚年。

「一个人吃年夜饭算什麽,我们天天都自己一个人吃饭!」在台湾,有一群老人自己孤单生活着,每天回到家中,面对的只有自己一个人,而一组照片,彻底展现他们的悲哀与孤寂。

向来关心高龄者困境的弘道老人基金会,日前於粉丝专页贴出一组独居老人家中环境的照片,表示:「这是独居弱势长者真实的生活,许多破旧、难以想像的旧物,却是他们数十年来持续使用的『日用品』。」

「我也不知道,人生为什麽这麽没味道。」左镇的陈阿嬷说着,望着桌上瓶瓶罐罐的药品,但似乎没有一个可以医得好寂寞。明明要过年大家都要团圆,阿嬷却只能一个人吃饭,这番话,让许多网友鼻酸不已。

(图/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@facebook)

纸箱、拖鞋、破屋顶,是这些老爷爷老奶奶仅有的「家人」

台中丰原的詹阿公,台南左镇的叶阿公,云林古坑的郑阿公,虽然分居在三个不同的城市,但他们有个共同点,就是家里的屋顶都破了,仅仅只用帆布覆盖,风雨飘摇的屋顶,是瓦片历经风霜後的产物。

屋顶坏了,老人家也无力修缮,出现了只要外面刮风大雨,屋内也都会下着小雨的特殊景观。阿公们只能乐观却无奈地说「等雨停,就好了。」

彰化田中的曾孙阿嬷,过着很艰苦的生活。平日靠拾荒维生的她,哪里有舒适的弹簧床垫?躺着的地板上,只有一层又一层地纸箱。如果寒流来了冷了,就把纸箱多铺一层,如果是旧了不能用了,就去捡个新的回来。每天面对冷冰冰的木板床,取暖的唯一对象,是纸箱。

(图/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@facebook)

住在彰化福兴的王阿公也是,那双早已被磨平的拖鞋,是他最忠实的好朋友。已布满灰尘的脏拖鞋依然不能退休,因为他仍必须带阿公走出门,继续守护着他的双脚。

发黄、发霉,支架扭曲快承受不住重量,这是员林的谢阿公家中衣柜的情况。,尽管衣柜已经老旧不堪,阿公仍旧把他留下。它的年代久远,久到阿公也忘了他是何时开始使用。

因为无法承受重量了,阿公不将衣服放进里头,但也不把他丢弃,对阿公来说,那早已不是衣柜,而是唯一陪他走过大半辈子的朋友。

(图/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@facebook)

新电锅煮不出旧味道:以前我都自己下厨啊,一家人吃饭多热闹…

前阵子,社工给屏东潮州的黄阿公买了一个新的电锅。黄阿公的旧电锅上还有斑驳的精致花纹,但已经无法再煮熟白饭,只能吃烧焦乾硬的米度日,尽管如此,当社工送来新的电锅时,阿公最想知道的是:「我的老电锅可以继续留下吗?」

(图/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@facebook)

同样在潮州的陈李阿嬷,厨房内也摆着陈年未用的锅碗瓢盆。「以前我都自己下厨呀,我的拿手菜是……」、「那时候一家人吃饭多热闹呀……」,听着阿嬷诉说以往不禁感慨,岁月流逝,锅子里食物没再出现了,只剩下一抹灰尘。

(图/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@facebook)

走进彰化田中曾孙阿嬷家的厨房,除了一锅白饭、冷汤,最引人注意的就是那堆积如山的调理包。似乎一包包的调理包,将全世界的山珍海味,都浓缩让阿嬷也可以轻松品尝。

「别把我的东西丢掉,这些我都还要用的!」当阿嬷固执地这样说时,似乎也有点於心不忍,因为这些,不就是阿嬷在孤单日子里的唯一调味吗?

(图/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@facebook)

阿公阿妈的子女都去哪里了呢?照片没有明说,但或许也不必太苛责他们,毕竟没有人知道他们还在不在人世、过得好不好、有没有能力给父母过个好年。

随着台湾社会高龄化,这样的故事只会更多,不会更少。当我们在围炉庆祝新年时,千万别忘记在台湾的角落,有一群人只能自己孤单生活,年夜饭只有一个人寒冷的享用。